如何合理確定申請參與分銷的期限

發布時間:2020-04-21 14:55:00

如何合理界定申請參與分配的期限

如何合理確定申請參與分銷的期限

參與分配制度是分配制度實施過程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對參與分配制度實施工作的規定很少。抽的定義和寬泛的概念,使得在參與分配的具體情形下無法掌握統一的分配標準,特別是如何確定其他債權人在參與分配制度下申請參與分配的期限,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合理的定義。

筆者梳理了參與分配制度期限的相關規定,先后在三部法律條文中作出了規定。

第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民事訴訟法意見》)第二百九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申請參加分配在執行程序開始后,在被執行人的財產清償之前?!?/p>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以下簡稱《執行規定》)第九十條規定:“被執行人在執行財產前是公民或者其他組織待執行完畢,其他取得債權執行基礎的債權人,可以申請參與被執行人的財產分配?!?/p>

第三,《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民事訴訟法解釋》)第509條第二款規定:“參加分配的申請應當在執行程序的開始和被執行人財產的執行結束之前?!?/p>

在《民事訴訟法解釋》頒布之前,在執行實踐中,關于申請參與分配的期限是“財產清償前”還是“財產完成前”的問題,爭議頗多。按照“新法優于舊法”的原則,申請參加分配的截止時間應為“財產完成前”的時間節點。

《民事訴訟法解釋》頒布后,《民事訴訟法》意見被廢止。因此,現行有效的法律規定僅包括《實施條例》第九十條和《民事訴訟法解釋》第509條第二款。筆者認為,“財產執行前”與“財產執行前”具有相同的內涵,具體是指“被執行人名下的財產已由法院處理,所有權已轉移”。

如何確定“被執行人財產執行終結”的具體時間節點,相關法律和司法解釋都沒有明確規定,這也使得不同地區的法院在具體操作中有不同的操作方法。一是以分配支付期限為節點;二是以分配方案為節點,以第一方為節點;三是以涉案財產的確權決定和協助執行通知書送達登記部門之日為節點節點。上述三種分配方法存在爭議。

1、 以分配支付期限為節點,意味著分配計劃交付各方后,仍存在分配計劃變更的問題(新增參與分配的債權人),而這一變化意味著原債權人參與分配的債權數額將減少,這很可能引起原債權人的不滿,甚至會出現不必要的信訪。此外,在分配前,執行法官為案件資金的分配做了大量工作。前期,需要召集債權人提交債權數額清單,進行復核,征求債權人的分配意見,制定分配方案。經過一系列的準備工作,如果其他債權人在此期間申請參與分配,將大大減少法院審理的同時,顯然與執行工作中“效率第一、兼顧公平”的理念不符。

筆者認為,分配支付期限與《民事訴訟法意見》規定的“被執行人財產未清償前提出”有相似之處。在此,筆者大膽推測,之所以在《實施條例》和《民事訴訟法解釋》頒布后的《民事訴訟法意見》中將“先還清”改為“執行完畢前”和“執行完畢前”,本文的用意是認為“和解前”的時間節點過遲、過遲,期間發生事故的概率增大,容易引起原債權人的不滿和抱怨,同時降低司法公信力。

2、 以服務于第一方的分銷方案為節點,意味著在執行法官制定分銷方案后,分銷方案服務于該方之前的時間段內仍然存在變量。雖然時間節點早于第一點,但缺陷與上述第一點一致,容易引起當事人質疑,降低執行效率。對于法院制定的分配方案,當事人對分配方案確定的債權、金額和賠償順序不滿意的,可以對分配方案提起訴訟。異議人取得勝訴判決的,在執行法官重新制定分配方案期間,有取得執行基礎的債權人和其他優先權人到場申請參加分配,那么,正是那些可能對分配計劃提出異議的債權人在執行法官重新制定的分配計劃中獲得的債權比以前更少。債權人原本希望通過分配方案異議的行為獲得更多的賠償,但最終的結果恰恰相反。試想一下,刑法中有“上訴不加刑”的原則,但分配參與制度有更嚴格的標準,我認為這是不合理的。

同時,筆者還想強調的是,現行法律對分配方案的制定和分配沒有具體的時間限制,雖然《最高人民法》第十條的規定“但同時,規定需要發放的案件經費,報領導批準后,可以延期發放。延遲分配的時間沒有限制。理論上,分配方案的產生和案件資金的分配可以無限期地延長。在此之前,如果應用上述第1點和第2點的時間節點限制,是否會出現這種情況?本案執行法官以案件資金拖延分配的運作方式,人為延長申請參與分配的期限,因此,尚未起訴或已起訴但尚未判決的債權人可在這一期間通過取得執行依據參與分配。其中,執行法官對案件資金分配的自由裁量權過大,也容易導致誠信風險。

3、 本節點為本案涉案財產的權力確認決定及協助執行通知書送達登記部門之日,早于上述第1、2點,而涉案財產的權力確認決定和協助執行通知書送達登記部門的日期相對固定,因此執行法官的人操作的可能性較小,可操作性較強。但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拍賣、變賣財產的規定》第二十九條第二款的規定,“不動產,登記在冊的特定動產本案所涉及的不動產的所有權和其他物權,自拍賣成交或者向買受人或者繼承人送達債務清償令之日起轉移?!钡谙虻怯洐C關送達確認涉案財產權利的決定書和協助執行通知書時,沒有其他法定權利和義務,其中只要求登記部門協助購房人辦理房產過戶登記手續。上述文件的送達不會導致物權關系在實體法上的變更。因此,使用輔助時間節點作為申請參與分配的截止時間是有問題的。

1、 對于普通債權人,申請參與分配的時間應當在被執行人的財產所有權轉移前限定。

對于“被執行人在財產執行完畢前”的理解,筆者認為應當以財產所有權轉移為準。被執行人的財產由法院轉移給第三人的,是指法院喪失了處分該財產的權利,該財產已成為第三人的合法財產,可以自由處分。例如,被執行人的財產僅為定金的,以該定金減記人民法院執行專戶的時間為申請參加分配的期限;被執行人的財產為動產的,以交付買受人的時間為期限;被執行人的財產為不動產、特定的登記動產或者其他財產權利的,由拍賣或者債務清償決定,確定交付買受人或者接管人的期限。被執行人的財產既有存款,又有動產、不動產的,以最后一項財產處理完畢的時間為期限。

上述時間的確定相對客觀公正。執行法官的自由裁量權受到客觀因素的限制,既可以避免對法院執行當事人的質疑,又可以保證執行效率。在上述時間節點后,法院不支持取得強制執行依據的普通債權人申請參與分配。這樣,即使后續債權人對分配方案提出異議,或執行法官因客觀原因無法在第一時間作出分配方案或支付執行款,也不會對現有債權人產生實體影響。

2、 對于優先債權人,在第一份分配方案交付第一債權人之前,應當限定申請參加分配的時間。

對于上述申請參與分配的時間節點限制,筆者認為應該有特殊情況。申請參加分配的債權人是對被執行人的財產有優先受償權的債權人的,在第一次分配方案交付第一人之前,可以申請參加分配。優先債權人與普通債權相比具有特殊的權利性質,一般可以全額清償。優先債權人申請參與分配的期限與普通債權相同的,不能體現優先債權相對于普通債權的優先性。

此外,法院有義務在分配被執行人財產前,將被執行人財產的處分情況告知優先債權人,使優先債權人能夠及時向法院提出參與分配的申請,并通過參與分配的方式優先清償財產分配程序。如果法院未能及時履行通知義務,致使優先債權人無法得到償付,優先債權人很可能提出國家賠償。因此,為優先債權人留出更多的“緩沖期”,不僅可以保護優先債權人的優先權,而且可以使執行機構及時作出“自我糾正”。

在我看來,配電系統應該有一個參與的門,這個門的關閉時間必須是固定的,應該完全由幾個人隨意控制。



二人麻将胡法图片 凯龙股份股票行情走 下载股票交易软件下 股票推荐论坛 洋河股份股票分析 今天大盘指数股票行 哪个炒股平台好 股票数据查询 那只股票最近会大涨 股票融资规则 敦煌种业为什么不被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