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法律咨詢服務研究報告

發布時間:2020-04-21 15:58:00

中國法律咨詢服務研究報告

中國法律咨詢服務研究報告

目前,全國幾乎每個律師都有三五個法律咨詢單位。與其他業務相比,普通法業務沒有利潤和成本效益。

那么,為什么律師還要這樣做呢?這是因為律師擁有多個法律顧問單位時,每年都有穩定的經常性法律收入保障,同時可以通過法律顧問單位獲得特別法律顧問或糾紛解決業務。正如業內人士所言:無常之法不穩,無訟不富。

因此,在律師行業,普遍存在這樣一種情況:教師在傅老師面前簽法律顧問單位,助理或年輕律師在后面做正規的法律業務。

這導致法律服務市場對普通法服務的滿意度較低。調查顯示,近一半的企業對現行的普通法服務不滿意,主要集中在服務的不及時、無用和專業性不足。雖然滿意度較低,但老主人并不愿意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正常的法律業務中,因為利潤更高的特別法律顧問或糾紛解決業務將繼續吸引更多的時間,畢竟老主人的時間有限。

當前,供需矛盾日益突出。一方面,普通法服務的滿意度較低;另一方面,老師傅銀發不愿意在不賺錢的情況下投入更多的精力做生意。

這種市場矛盾形成了當前律師面臨的危機和挑戰。某一地區的律師事務所/律師團隊一旦解決了這一矛盾,就意味著該律師事務所/律師團隊將有機會壟斷該地區的正常法律業務,這就意味著壟斷了許多當地的企業渠道,進而壟斷該地區企業業務中涉及的特別法律顧問或糾紛解決;同樣,這種局面一旦形成,也會給該地區其他律師帶來危機。

本報告將對如何解決供需矛盾作一個全面的說明,使大家認識到教師和傅老師并不是親自處理普通法業務,而是仍然提供高于當地服務質量的普通法服務,從而不斷收獲法律顧問單位,一年服務300多家,成為當地法律顧問品牌。

目前,每一位律師都有三、五個法律顧問單位,但這三、五個法律顧問單位是如何獲得的?

最常見的是,律師一年來盡力幫助一家企業打官司,最終勝訴。因此,企業老總覺得律師是一個很好的專業人士,于是要求律師做常年的法律顧問。不幸的是,一年后,老板覺得沒什么問題,第二年合同就不會續簽了。

或者律師厭倦了寫法律文件,日子不好過。他們經常喝茶,和企業老板一起吃飯。過了很長時間,他們終于互相認識了。有一天,企業遇到什么事,老板想到了律師,于是他先免費咨詢,覺得自己是一個有事業心、有點運氣的律師,有一天,企業負責人突然注意到了法律,覺得有必要,于是請了一個律師做常年的法律顧問。

或者律師每天熬夜加班,寫文章,講課,甚至寫書。后來,他們終于讓企業老總知道,這個律師專業很有實力,于是他們聘請律師常年擔任法律顧問。

像這樣的情況還有很多。一句話,律師們一年只會花所有的精力去簽兩三個新的法律顧問單位。

在法律咨詢服務市場,律師在年度法律咨詢合同中撰寫了近10項服務,加上企業日常經營涉及的10多個法律領域;有合規要求、辦案等。

律師,如果有三五個法律顧問單位每周找一次法律顧問單位,律師一周要花三五次在正規的法律業務上,這樣半周就沒有了;換言之,律師需要花50%的時間在正規的法律業務上。

然而,讓律師更不舒服的不是普通法律業務的復雜性,而是低收費。目前,法律顧問總年費在23萬-10萬左右。這個數字很難解釋,但差別在于小時工資。法律顧問的年小時費率平均在300-500元左右,而特別法律顧問的小時費率在1000-3000元左右,糾紛解決服務的小時費率甚至超過3000元。

律師們心里在說,如果他們更累,更能承受,怎么能這么便宜呢。

如前所述,越來越多的錢和越來越少的錢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律師希望法律咨詢部門將有更少的普通法業務和更低的成本。因此,一方面,律師對普通法業務的態度自然會出現“問而不理”,另一方面,他們會尋找成本相對較低的助手或年輕律師來幫助他們處理。

調查顯示,在目前的服務模式下,企業對常年法律顧問的服務滿意度較低,僅為52%。主要投訴如下:

(1) 及時性:企業人員打電話給律師時,總是回復“忙”、“出差、開會、法庭、電話”,發幾天的電子郵件,預約時總是回復“下周”;

(2) 實用性:企業人員咨詢律師時,總是回答“有風險,有風險”,即不講“怎么做”。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時間的推移,企業員工會覺得找法律顧問“沒用”;

(3) 專業性:企業人員咨詢律師時,總是以“讀法”來回應。深層次的解釋不清,讓企業人員感到“這位律師似乎不夠專業”。

這樣的供需矛盾,每年有三五個法律咨詢單位的律師流失一兩個是正常的。

在這個以用戶為導向的時代,解決常年法律顧問服務供需矛盾只能是供給側改革。

供給側改革意味著律師作為服務提供者需要改變。如何改變?

這種變化,實質上是要改變簽約成本高、多雜少錢、市場滿意度低的三大痛點。明確地:

(1) 簽訂合同的高昂成本是一個市場問題。如何更有效地簽訂合同;

(2) 服務成本績效問題是一個多雜少錢的問題。如何降低成本,甚至提高收入。

(3) 市場滿意度低是服務質量問題。如何實現高標準服務質量的統一輸出,甚至超越用戶的需求。

因此,對于法律咨詢服務來說,無論是市場、業務還是人才,都需要重新構建。

因此,我們需要對普通法業務進行分工協作,如助理、協辦人、主持人、團隊秘書等,使每個人都能在相應的崗位上做自己理解和最擅長的事情,從而實現法律事務處理效率的快速提高。

然而,僅僅降低成本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提高福利。

傳統的常年法律咨詢服務是這樣的:簽賬單的時候,你是頭貼著嘴說的;服務完成的時候,你是用手或嘴說的;簽完的時候,你是用手或嘴說的;這讓用戶感覺“你是用手或嘴寫的,律師費是這樣的很高。

隨著用戶消費的升級和精細化需求時代的到來,我們需要改變服務形式,實現服務產品化,即服務精細化、有形化、可視化,包括產品管理從市場推廣到市場銷售,從合作交易到法律服務,服務成果,實現專業價值與經驗的結合,提高收益。

傳統的律師,因為他們做各種各樣的生意,很容易形成一個廣泛但不復雜的業務。一旦他們遇到普通法業務,他們中的許多人將是不專業和缺乏經驗的。當然,他們的投訴率很高。

因此,我們需要將普通法業務的四大領域,即勞動人事、知識產權、商業合同和公司股權,分為兩類,并配置相應的崗位人員;認識到專業人員對自己擅長處理的業務領域負責,專門人員做專門的工作。

傳統的律師在處理正常的法律事務時,往往會把頭放在上面;比如,同一份技術服務合同,今天律師審查改革的內容,可能與下周或下個月審查改革的內容不一樣。

這不是說律師不靠譜,而是他們的工作模式不靠譜,沒有專業的質量控制要求,全靠“拍腦袋”。

因此,我們需要為專業管理和控制設定關鍵指標。例如,在日常咨詢中,專業性必須澄清事實和法律分析,實用性必須有建議,及時性必須有即時反應和及時反應。

所有律師服務,包括法律咨詢服務,基本上都是知識內容服務。

然而,與歐美律師事務所不同的是,知識管理已經存在了百年,目前我國律師事務所普遍不進行知識管理,尤其是在法律咨詢服務方面。

律師事務所的知識存儲在每個律師的大腦中;無論是營銷、企業管理還是人才培養,都離不開存儲在律師大腦中的知識。

市場、企業和人才的重建,以及法律顧問新局面的形成,都是從知識革命開始的。

在每月與第三方渠道對接時,我們的策劃總監可以從知識應用系統的100個課件素材中選擇合適的主題,與第三方協商合作共贏。

每天我們開官方帳戶時,我們的編輯可以從知識系統中挑選合適的干貨,并將其應用于文案。

每次講座前,我們的主旨律師可以參考知識應用系統中的學習課件大綱、視頻材料和講座筆記。

在每次談判中,我們的銷售主管都可以在第一時間從知識應用系統中找到并回答客戶的常見問題。



二人麻将胡法图片 股票发行价格是什么 上市公司发行股票 学习炒股app 中国股票投资网 在线开股票账户 股票怎么选股 中船科技股票行情 买股票赚的钱是谁的 股票怎么玩儿股票 哪个炒股软件好